原标题:国产网剧竖起了新标杆

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   时间:2017-11-10 10:50       收藏本文

[导读] 《无证之罪》男主角严良(秦昊饰),人送绰号“阎王”,出身刑警家庭,脾气暴躁执拗,不按常理出牌。剧中,潘粤明一人分饰两角,也可以说他是一人分饰“四角”—

    原标题国产网剧起了标杆

    

    《白夜追凶》 潘粤明一人分饰两兄弟

    

    《无证之罪》 秦昊饰演严良

    今年,高分国产网剧忽如一夜春风来,除了电影质感的《河神》、高调归来的《无心法师2》、搞笑奇葩的《颤抖吧阿部》之外,正在热播的两部悬疑类网剧《白夜追凶》和《无证之罪》因其跌宕起伏的剧情、精良的制作和精湛的演技,双双成为网络爆款,,更是被网友刷屏。在豆瓣上,《白夜追凶》的评分已高达9.0分,《无证之罪》也高达8.6分。

    《白夜追凶》打出“硬汉派推理”的口号,而由金牌制作人韩三平首次监制的网剧《无证之罪》则祭出“社会派推理”的旗帜,虽然两部剧在风格上各有千秋,但也拥有许多相似的元素,为同类型国产网剧竖立了标杆

    A

    “东北痞”秦昊 VS“双面人”潘粤明

    以往国产剧中的警探走的都是“高大全”路子,从《重案六组》到《暗黑者》,很长一段时间里,主角都戴着光环。直到《白夜追凶》和《无证之罪》出现,网友立刻被这两颗“怪味豆”给惊艳了。

    《无证之罪》男主角严良(秦昊饰),人送绰号“阎王”,出身刑警家庭,脾气暴躁执拗,不按常理出牌。他出场的第一个镜头是蹲在厕所里一边斗地主一边跟前妻打电话,说话一口东北大碴子味。从他一脸暴戾地训娃,到赵局唤他、他却掉头就走,再到揍起人来比黑帮还狠,都让人看出这个警察确实有点不一样。随着剧情的发展,秦昊把这个典型的东北痞帅男人演绎得越来越有魅力。

    同样,《白夜追凶》的主角设定也不走寻常路。准确地说,该剧主角是两个人——双胞胎兄弟关宏峰和关宏宇。哥哥关宏峰不苟言笑、头脑清晰,在警局里是破案侦缉的一把好手,却患有“黑暗恐惧症”,夜间不能出门;弟弟关宏宇有点痞气、玩世不恭,因为卷入灭门惨案而成为通缉犯。两人在力证清白的过程中联手欺骗警方逃避通缉,弟弟为了帮哥哥隐瞒“惧黑症”,夜间还假扮哥哥去办案。剧中,潘粤明一人分饰两角,也可以说他是一人分饰“四角”——面瘫高冷的哥哥、玩世不恭的弟弟,以及夜晚在外假扮哥哥的弟弟、危急时刻假装弟弟的哥哥。

    B

    信息最少化 VS故意留线索

    “高智商犯罪”并不是一个新名词,不过,剧中罪犯能让观众觉得“智商没有受侮辱”,其实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《白夜追凶》中,每一个犯罪分子作恶,都未留下太多线索。比如头几集的碎尸案,凶手两天连杀三人,抛尸在不同的地方,一个在废弃的工地,一个在人来人往的公园……整个过程,凶手做到了信息最少化——没有被害人信息、没有凶器、没有目击者和监控。唯一的线索,只有泥泞上的脚印。在塑造反派上,《无证之罪》更胜一筹。凶手作案后,在案发地留下一个雪人,雪人身上贴着四个字“请来抓我”,还故意留下一枚指纹,明目张胆地挑衅警察。而从作案手法、现场情形来看,这是“雪人连环杀人案”的第三起,线索似乎很多,却毫无破绽。这个凶手沉稳冷静、彬彬有礼,而该剧为观众呈现的并不是高智商的犯罪或者精密的推理,更多的是探求罪犯背后的故事以及社会性。

    两部剧在故事与人物上都下足了功夫,《白夜追凶》的编剧指纹是律师出身,又是推理爱好者;《无证之罪》的原著小说作者紫金陈本身是推理小说作家,并亲自参与编剧工作,小说为网剧的最终呈现提供了很好的故事基础。对于这两部爆款剧,网友大呼追剧乐趣在于“一环接一环”,“如果不带脑子或者少看一会,都担心自己跟不上节奏”。

    C

    冷峻的画面VS逼真的现场

    网剧与电视剧究竟有何不同,至今都无定论,但可以肯定的是,近年来大牌团队进军网剧,让“大片感十足”、“质感堪比电影”成为最新风尚。《无证之罪》导演吕行认为,网剧的“电影化”,意味着观看体验的突破:“电影质感进入电视剧领域,最早是从美剧开始的,让我们发现:原来电视剧还可以这样拍。”

    《无证之罪》仅有12集,每一集长度在一个小时左右,加上双线叙事的故事容量,这样既保持了节奏的紧凑,又保证了内容的完整。该剧由电影制片人韩三平担任监制,还请来《白日焰火》的调色师把关,在视觉展现上呈现冷峻的风格和质感。片尾曲《无》更请来前黑豹乐队主唱秦勇演唱,充满神秘感的曲风与《无证之罪》的整体风格非常契合。

    作为一部罪案剧,对案发现场的呈现是非常重要的一环,每个细节甚至小到不同凶器制造出的不同伤口都要考虑到。在这一点上,《白夜追凶》的高度逼真收获了无数好评。不过,对于演员来说,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折磨。潘粤明透露:“拍摄现场还原度更高,有些镜头在播出时其实已经拿掉了。我们拍验尸戏的时候,就别考虑吃饭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据《羊城晚报》、《广州日报》

大家都在看